二手名表重新洗牌名表市场?

和大部分消费品不同,手表很少会被丢弃。随着网络购物的发展和复古时尚的兴起,大量手表重获了新生。这一市场潜力巨大,也激起极高欲望。

和其他时尚领域一样,钟表业也被“复古潮”席卷。腕表爱好者和时尚达人们越来越爱佩戴刻有时光痕迹的旧手表。既彰显品位,又不拘谨。同时,这种潮流还有一个非常实在的好处:不会为了买表而倾家荡产。一些专攻二手手表的网店有时能给出低至四折的促销价。

“人人都想‘占有独一无二、有故事的东西’,二手手表很好地满足了人们的这种欲望。它还顺应了反映在社会各个领域的‘明智、可持续消费’的愿望,”日内瓦二手钟表专业销售网站Iconeek的负责人Vanessa Chicha强调说。

5年前和丈夫一起投身二手钟表销售的Vanessa Chicha,之前曾在只卖崭新手表的名表商店工作多年。“那时候,人们对二手手表的热衷已经很明显,如今更是势不可挡,”Chicha说。

如果说Iconeek面向的主要客户是购买兴趣高端且明确的名表收藏者的话,Vanessa Chicha现在清楚地感觉到,中档和高档钟表市场正在经历一场名副其实的普及化-或者说“平民化”-过程。

我们这里说的不是劳力士、理查德米勒或江诗丹顿那些价格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升值的名表孤品,而是那些躺在各家抽屉里的、价值在几百至几千瑞郎的手表。乐观估计的话,这些手表的价值总和可能达到5000亿美元,超过瑞士钟表年出口额25倍。

在欧洲红,在中国不红

“在网络销售迅猛增长的大背景下,这对于瑞士制表业来说,是一个重大变革,” 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外部链接会长Jean-Daniel Pasche表示。在他看来,这一突显的消费趋势正好验证了“‘瑞士制造’钟表的质量和可靠性……证明了瑞士钟表可以有好几条生命。”

可问题在于:这种还很难量化的新现象对传统钟表工业来说可能是一种潜在威胁。二手表的抢手削弱新表的销售,这种风险是否存在?

该领域的资深观察员认为,如果说二手和新表市场迟早会“撞车”,目前尚且很难遇见这一新兴竞争的真实影响。“二手钟表在欧洲和北美迅速蹿红,但在亚洲还没有动静-在那里,手表具有区分社会阶层的作用。明显的阶层分化更是加重了中国对瑞士钟表的依赖。”钟表杂志《名表世界》的联席主管及记者Serge Maillard分析道。

尽管中国人对奢侈钟表的需求依然旺盛,但是那里也不再有21世纪最初10年的“遍地黄金”。销售增幅减半、习近平执政后发起的反腐行动、中美贸易战以及中国顾客新的消费习惯-这些都是瑞士钟表出口在其最大目的地市场所遇到的挑战。

大品牌的加入

不过,往往因为“保守”而遭受批评的瑞士钟表业这次没有袖手旁观。最具代表性的个案要数历峰集团(旗下品牌:卡地亚、积家、江诗丹顿)去年对英国二手奢华手表销售平台Watchfinder的收购。

2018年的另一起兼并也颇为引人注意:卢塞恩钟表零售商Bucherer-劳力士在全球的主要零售商-购进了主攻大西洋外地区新表及二手钟表的美国销售公司Tourneau。

“这一市场目前如同一片丛林,经典钟表品牌意识到与其让他人开路占先,不如自己披荆斩棘,充当先锋,”Serge Maillard强调道。瑞士公司的强项在于钟表调试和二手钟表认证方面的丰富经验,这令它们可以在遍布赝品和诈骗的大环境中向客户承诺购买安全性、钟表可追溯性和正品保证。

打折二手表

小公司也想从这块巨大蛋糕中争得一口。Sovogue的老板及创始人Moha Samraoui就是其中一位。近几年,他因为名表网上贱卖的生意赢得一定知名度。

几个月前,这位喜欢在媒体前自称“瑞士钟表业罗宾汉”的表商趁着东风踏上了这趟快车。“我们希望二手表销售能够达到2019年百万预计销售额的20%,”他表示。

这一尝试已经初见分晓。Moha Samraoui从去年10月至今已经售出四十几块二手古董表。买家包括退休人员、遗产继承人,还有原来在名牌制表厂工作的员工-他们也想买块价格实惠的好表。

信任是必要成分

买家大部分都是经常光顾网店的顾客。“在网上买几千瑞郎的商品,信任是至关重要的。作为有信誉和知名度的代理商,我们可以担保所有售出手表的质量-这是传统的小广告销售方式所不能企及的,”这位原籍摩洛哥的瑞士商人强调。

和Watchfinder或Watchbox这样刚刚在纳沙泰尔建立办公地点外部链接的大卖家相比,sovogue.ch能承诺更低廉的价格。“因为我们公司人少(6名员工)又灵活,我们不需要很高的利润率。我们每卖一块表会赚得180瑞郎,” Moha Samraoui透露。

而Samraoui的竞争对手并不把这位创业者视为威胁。因为正相反,“市场上卖家越多,网购二手表越会形成气候。”

更多二手名表资讯,欢迎访问:奢鼎汇二手名表